特朗普未上任 亞洲馬上打大板 快看

olh2003     2016-11-14     243     檢舉

「特朗普效應」引發「黑天鵝」失序亂飛,亞股一度驚慌失措,惟稍後的新興市場貨幣劇挫,才是真正的重災區!各國中行眼見黑天鵝數量劇增,股匯失序,不得不出手滅火,穩住大市;馬股匯同樣不能倖免,引發外資拋售,股市全盤皆墨,匯市更是直接插水。

「特朗普效應」引發「黑天鵝」失序亂飛,亞股一度驚慌失措,惟稍後的新興市場貨幣劇挫,才是真正的重災區!

各國中行眼見黑天鵝數量劇增,股匯失序,不得不出手滅火,穩住大市;馬股匯同樣不能倖免,引發外資拋售,股市全盤皆墨,匯市更是直接插水。

特朗普狂嘯

亞股匯海嘯

對於美國總統當選人特朗普明年上台會有何動作,亞洲國家仍存有許多不確定性,但金融市場似乎已對兩件事深信不疑——特朗普的政策將推升通膨,依賴貿易的亞洲地區不太可能有明顯受惠者。

由於市場預期特朗普的財政支出承諾將推升美國通膨率,美國公債收益率已勁升至1月以來高位,而新興亞洲貨幣則下跌,一部份是因為不確定性總會促使資金流向較安全資產,但一部份也是因為特朗普的競選言論,引發市場擔心貿易環境將更偏向保護主義。

Sponsored Links

憂資本外流

「當全球資本的機會成本隨著美債收益率上升,且美元同步勁升,投資人將再度擔心新興市場又一次遭遇資本外流,」花旗分析師在一篇報告中稱。

亞洲已經感受到影響。馬幣兌美元周五在岸外市場重挫逾5%,價差飆升,迫使國行不得不出手抑制跌勢。

印尼盧比也遭遇賣壓,當局因而拋售美元,以穩定盧比。

但香港與新加坡是風險最大的兩個地區,不只因為它們與美國有大量貿易往來,也因為它們的政策制定與美元掛鉤。香港採用港元與美元掛鉤的聯繫匯率,新加坡採用貨幣籃匯率政策,而美元占了很大比重。

「特朗普的財政和親商業政策將導致通膨和利率升高,如果出現任何的市場調整,新加坡和香港將成為前沿和中心,」一美國公司駐香港的投資經理稱。

Sponsored Links

不僅僅是美元升值相當於收緊新加坡和香港的貨幣條件,並且如果美國聯邦儲備局的升息步伐快於預期,將抽走讓新興市場保持高度流動性的廉價資金。

資金撤退

亞幣受考驗

根據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的數據,目前亞洲內部的企業槓桿占到該地區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比重的一半,中國和印度公司的負債最多。

另外,美國債券利率升高將損及亞洲國家高收益債券的相對吸引力,從而導致資本外流。

例如,美國10年期公債與亞洲三個收益率最高國家(印度、中國和印尼)債券收益率簡單平均值之差,在過去兩天就縮窄了41個基點至350個基點。

Sponsored Links

根據瑞士信貸的分析師,今年迄今,台灣和印尼的資本流入規模最大,均超過100億美元。這使得他們最容易受到資金流動迅速逆轉的衝擊。

「我們開始看到,過去幾天大量資金湧入亞洲股債市的勢頭出現一些反轉,但現在很難說這種情況是否會持續,」摩根史坦利首席亞洲和新興市場股票分析師Jonathan Garner說道,他預計新興股市還將從當前水平下跌5%。

除了馬上發生的市場衝擊之外,還有另一個風險令亞洲大部份市場蒙陰,即特朗普將會怎樣遵守其競選中許下的諾言:重談貿易協議和懲罰中國等國家。

除中國外,亞洲對美國的出口在過去15年中穩步下降,而中國仍占到美國貿易逆差中的一半,任何顯示特朗普實行保護主義政策的跡象都將觸發貨幣戰。

Sponsored Links

推動人民幣國際化

周五,中國將人民幣中間價調至六年低位,但從貿易加權指數看,人民幣仍接近去年所創的歷史高位。

一些經濟學家稱,尋求保護主義傾向更強的政策可能正中中國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下懷。

馬幣未見底

馬幣在特朗普當選總統後急挫,分析員認為只要美元持續強勢,新興市場貨幣包括馬幣將繼續被拋售。

艾芬黃氏說,目前已接近年杪的結算日,加上市場遊資惡化,各國中行如何出手救市,將是市場一大焦點。

該行的投資策略是維持固定收入的投資組合,且密切關注市場發展,一旦市場漸趨平靜,則將重新部署進入債券市場。

Sponsored Links

市場人士認為,特朗普的貿易和外交政策不明朗,加上憂慮聯儲局利率政策的變化,才促使新興市場貨幣包括馬幣匯率急速下挫。

另外,特朗普主張高利率,更使得全球市場的美元遊資回流美國。

綜指會否跌破1600點?

1個月馬幣期貨在上周五一度跌破4.50水平,即便是大馬第三季經濟取得4.3%的成長,表現超越市場預期,也完全被恐慌的市場所忽視。

受馬幣急挫打擊,馬股在上周五同樣不得安寧,富時綜指盤中一度急跌27.64點,全周下滑14.05點,尤以銀行股領跌,尾盤跌幅收斂收在1634.19點;惟卻引起市場人士擔心此情況一旦繼續,會否跌破1600點。

Sponsored Links

眼見馬幣跌勢慘重,國行發文告表示,將採取措施確保馬幣不會大幅偏離正軌,並會對外匯市場提供所需遊資,惟卻不會實施定匯。

達證券認同馬幣匯率截至今年杪前依然處于波動的說法。

「受外資撤離和波動加劇影響,美元有望轉強,繼而使到新興市場貨幣,包括馬幣承壓。」

達證券仍看好馬幣兌美元在2017年,受經濟基本面強勁和外國直接投資,尤其是來自中國的外資推動,兌美元有望漲至4.10至4.15水平。

國行料按兵不動

儘管資金撤退暗潮洶湧,馬幣也摔得鼻青臉腫,惟國行暫時仍未有改弦易轍的決定,只表示,將在美國政策與利率明朗化後,才會探討是否針對國家與國內領域做出相應的調整。

達證券認為,聯儲局有望在今年杪決定加息25個基點,由0.5%至0.75%,在2017年更有可能會再加息兩次。

相對之下,達證券和聯昌預測,大馬國行今年料按兵不動,明年上半年則可能再度調低隔夜政策利率(OPR)25個基點。

不過,如果聯儲局領導換人做,達證券預測觀點將有所更改。

「一旦真有新領導者出現,有可能表現得比葉倫更積極。」

不過,肯納格卻認為在美國前景尚未明朗化前,國行應該會靜觀其變,預計將不會貿然減息,會維持在3%。

MIDF研究則表示,不排除國行為了穩定市場,將下調利率。

特朗普未上任  亞洲馬上打大板 快看

顛覆世界貿易

大馬出口或不妙

特朗普的勝出,可能顛覆世界貿易政格局,受此影響,大馬出口可能首當其衝受到波及。

TPP恐流產

特朗普「崇尚」貿易保護主義,因此,在他的觀點裡,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和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皆對美國不利。

大馬作為TPP簽約國,曾被世界銀行認為是除了越南之外,第二大受惠國,有望藉助TPP促進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達8%。

分析員皆相信在美國不參與的情況下,這個涉及12個國家,市場規模達30兆美元的TPP終將胎死腹中。

一旦特朗普真的推翻TPP,對於大馬經濟肯定會帶來影響,尤其是大馬出口,大馬在2015年,出口至TPP成員國達41%。

艾芬黃氏研究認為,短期而言,美國實施保護性貿易措施將打擊全球貿易和生產,且使得金融市場出現不確定性。

明年經濟或調低

一旦特朗普將反貿易的說辭變為事實,肯納格研究認為,這將限制大馬明年出口和製造領域增長的潛能。

「禍不單行的是,可能使得大馬的經濟增長僅能依靠內需支撐。」

肯納格預見,在此情況下,大馬2017年的GDP預測增長潛能放緩,且可能被調低至4.0%至5.0%之間。

達證券指出,儘管馬幣疲弱有利於出口的競爭,惟全球市場及經濟不明朗卻有可能打擊大馬的出口表現,並認為特朗普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將衝擊大馬2017年的出口增長。

特朗普未上任  亞洲馬上打大板 快看

原油價料跌

避險資產走高

特朗普另一項出位演說,就是解除美國石油開採的限制,而市場估計短期而言,將促使原油價格因為供應過剩而下滑。

特朗普要「美國油,自己用」,大眾研究認為隨美國能源獨立化,將促使油價下降。

美國是石油消耗量最多的國家,一旦真如特朗普所說的自給自足,相信將引髮油氣領域出現更大的供應過剩情況,繼而拖累原油價格下滑。

原油減產談判恐破局

而在近期,主要原油出口國已在商討減產的協議,一旦還要面對美國這強敵,相信接下來的談判將會破局。

而原油價下滑,大馬的石油收入也勢必受到影響隨之下跌。

MIDF研究認為,短期而言,特朗普勝出將對原油需求產生負面影響,因為投資者對新興市場的增長持有懷疑態度。

「中長期而言,特朗普反伊朗的立場卻有望促使原油價格走揚。」

另外,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措施會使得美國減少在南海的影響力,繼而讓中國有機會壯大,為此,肯納格研究認為大馬最終必須為此付出一筆更大的防禦費用。

特朗普的影響力可謂不小,當傳出他成功超越對手希拉蕊時,全球股市即應聲下挫,避險資產如黃金、歐元、日圓等則獲得投資者熱捧,價格及匯率節節上揚。

中美或掀貿易戰

特朗普抵制全球化,認為中國和墨西哥從全球體系中受益,使得就業機會外流,並放話將向中國和墨西哥分別徵收45%和35%的入口關稅。

市場人士皆擔心特朗普此舉引發貿易戰爭,使得入口產品價格相對提高,對於開放經濟體的大馬會造成一定的影響。

機械電子業影響大

達證券指出,美國作為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之一,且出口貢獻了21%的GDP於中國,相信此舉對中國經濟將帶來不小的影響,尤其是對機械和電子產品。

「徵收進口關稅也將限制外國直接投資(FDI)流入中國,這無形加深中國現有經濟增長挑戰。」

達證券補充,國際貨幣基金(IMF)預測,一旦中國採取報復手段,實施同樣的關稅,將促使美國增長下跌0.2%,出入口也將減少2.0%。

「預計2017年,中國和美國實際GDP增長預測分別為6.2%和2.2%。」

聯昌研究卻認為美國徵收關稅的做法難以實現,因為將間接帶來顯著的貿易影響。

達證券就認為,特朗普當上總統,將持續標籤中國為貨幣操縱者,且不排除挑戰中國已違反世貿組織(WTO)規則。

中美矛盾衝擊大馬

此外,中國與美國皆是大馬最大的貿易夥伴,大馬一直與兩國保持友好關係,一旦雙方出現矛盾,勢必將衝擊大馬貿易,這真正是大馬所不願預見的結果。

無論中美兩國採取什麼貿易措施「對付」雙方,最終受卻會波及第三方,包括大馬。

大馬的貿易高度依賴中美兩國,兩國經濟數據不理想,也將衝擊大馬的經濟局勢。

達證券表示,中美兩國是大馬主要貿易夥伴,相信發生任何貿易中斷事件,都將影響我國的出口增長前景。

達證券指出,大馬作為開放經濟體,貿易額占GDP比重超過100%,一旦兩國發生任何不預見的貿易戰爭,將使得大馬暴露出脆弱的一面。

WTO也在今年4月下砍全球貿易增長預測,由2.8%至1.7%,為15年來首次出現的落後增長。

達證券維持今明兩年出口預測,分別為1.3%和2.7%。

亞洲或有機可趁

不過,危機中找轉機也是有可能的,儘管特朗普看似對中國較有意見,形勢對中國也不利,惟對於其他亞洲國家包括大馬卻是一個好機會。

達證券舉例,中國是美國最大的手機供應商,剩餘則分別是韓國、越南、台灣和大馬。

從中不難發現,一旦中國被美國排除在外,剩餘的國家即可抓准機會,填補中國遺留下來的空缺。

達證券認為,電子機械和設備方面,大馬更是處於有利的位置,因為是除中國和墨西哥外,美國最大的供應商。

據2016年9月數據,大馬出口至美國按年增長5.0%至69億令吉。

結語:

美國總統選舉造就了「特朗普效應」,其威力強勁顯而易見,所到之處哀鴻遍野,尚未上任已有如此的影響,宣誓就職後的後勁力道影響有多深遠,暫時尚未有譜,相信特朗普往後的一言一行都將左右股匯走勢,唯有屏息以待靜觀其變才是上策。

特朗普時代是否是黑暗期?有分析員就認為,單憑他一己之力,是難以撼動美國的經濟制度且帶來大型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