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陪讀媽媽:為了陪孩子,為了謀生,我只能在按摩院工作 ...(真人真事)

Jimmy     2016-11-15     128     檢舉

新加坡陪讀媽媽:為了陪孩子,為了謀生,我只能在按摩院工作 ...(真人真事)

GreatDaily

來新加坡留學,不少是國內有錢人家的孩子,但也有不少是家境並不寬裕,強忍著經濟壓力 陪送孩子出來「鍍金」的。

中國一位去新加坡陪孩子讀書的母親自述說,在新加坡陪孩子讀書的母親為謀生存,有一半都在名聲並不好的按摩院工作,其中又有大多數在按摩院從事「亂七八糟」的高收入工作。

2003年3月31日,一個陪讀媽媽蘇瓊(化名)專程向記者講述了她和其他陪讀媽媽在新加坡充滿辛酸的生活歷程。蘇瓊說,她這樣做的最大目的就是提醒那些準備去新加坡的陪讀 媽媽,「千萬要慎重從事,不要聽信中介公司一面之詞。」 蘇瓊一直認為自己很幸運。從2001年10月開始,她就有了想送孩子到新加坡學習的念頭,到獲得簽證時只用了三個多月時間。那時,她剛和前夫解除婚姻,她不願意讓八歲女兒生活在別人質疑的目光里。經過三個月準備,蘇瓊花費三萬多元人民幣為自己和女兒辦理了前往新加坡的簽證,她本人則以陪讀媽媽的身份同往。

2002年3月21日,蘇瓊一下飛機,新加坡方面就把她們娘倆送到一個事先幫助聯繫好的高層公寓。當地人把這種高層公寓叫做「政府組屋」,是該國政府建好後專門租給一些暫無房子居住的人。那是一個帶空調的房間,雖只有十平方米大,兩張床、一張桌子,但一個月租金要500元新幣,按照新幣兌人民幣1∶4 8的匯率計算,約合人民幣2400元。這個價格在新加坡很便宜,但對於普通中國人來說則是價格很高了。

Sponsored Links

到新加坡第二天,蘇瓊就趕到附近一所政府辦的學校給女兒辦理入學手續。隨後, 她拿著孩子的學生證到當地勞動部門,給自己辦理了「工作準證」。她說:「在新加坡,只有持工作準證的人才能合法打工,否則,就是打黑工,一旦被政府發現,立即被遣送回國。」 蘇瓊說,「政府組屋」里有一半是來自中國的陪讀媽媽。當她忙著找工作時,卻碰到一個陪讀媽媽哭哭啼啼地鬧著回國。原來,這個媽媽和孩子來新加坡才兩個多月,她的孩子在國內已經念中學,來這裡不適應,而媽媽一直沒找到工作,坐吃山空不是長久之計。一周後,娘倆回國了。 還有一個陪讀媽媽,她和蘇瓊一起來新加坡。在國內,中介公司承諾她的孩子可入政府學校 。實際上,她的孩子只能進私立學校,學費特別貴,陪讀媽媽還不能辦理工作準證,無法合 法打工。這個媽媽和國內中介交涉了好幾次,最後還是不得不在抵達新加坡的第三天就回國 。

Sponsored Links

蘇瓊把孩子安頓好後,就開始找工作。她聯繫的第一個單位就給了她機會。「那是一所幼兒園,正招華語老師。我在國內從事過七年幼教工作,有足夠工作經驗,非常適合這份工作。 」 聽說她是陪讀媽媽,幼兒園雖顯得顧慮重重,但她們看蘇瓊是一個「非常正派、勤快的人」,就答應「試一試」,試用期每個月工資800元新幣。4月8日,來新加坡剛半個月,她就開始了新工作。蘇瓊很幸運,但新加坡大多數陪讀媽媽都和她一樣,在經歷了並不美滿的婚姻後選擇了到異國他鄉來闖蕩。

有一位來自青島的陪讀媽媽,由於沒有工作準證而在一家紡織廠打黑工,每月只有600元新 幣。一次,新加坡勞動部門到廠里檢查工作準證,她怕被人查到,冒險從二樓車間跳出去, 結果,右腿骨折,還被勞動部門抓住。隨即,她被起訴至法院,法院判定其立即離境,當初到新加坡交納的5000元新幣保證金也被沒收。還有一個做清潔工的陪讀媽媽,也沒「工作準 證」,每天晚上7時到次日6時工作,「夜裡太困,就不斷喝咖啡」。

Sponsored Links

陪讀媽媽常說:「寧可自己受苦,也要給孩子正面的教育」。不過,這句話另有深意。在新加坡陪讀的中國媽媽,有一半以上在按摩院工作。「由於新加坡政府對按摩院管理很寬鬆, 很容易就能拿到工作準證,一些陪讀媽媽找不到其他工作,只好去按摩院。」

新加坡《聯合早報》曾報道說,一位陪讀媽媽在中國是鋼琴老師。她來新加坡後,本想依靠教孩子彈鋼琴為生,然而,幾個月也沒找到合適工作,只好到按摩院裡工作。那個媽媽握著已完全扭曲變形的手說:「我這雙手再也彈不了鋼琴了。」

「其實,除了一部分人做正規按摩外,按摩院裡的大多數陪讀媽媽做的都是些亂七八糟、不可告人的勾當。」

新加坡陪讀媽媽:為了陪孩子,為了謀生,我只能在按摩院工作 ...(真人真事)

Sponsored Links

GreatDaily

蘇瓊想了半天,慢慢地說道:那些在按摩院裡從事色情服務的陪讀媽媽收入非常高,一個月有幾千新幣,但失去了做人的尊嚴,連她們自己的孩子也看不起她們。 蘇瓊還告訴記者,「除極個別特別有錢人家,絕大多數陪讀媽媽都靠自己勞動維持生存。」 蘇瓊向記者算了一下她和女兒一個月的生活開支:房租350元,女兒的學費90元,女兒在學校吃飯60元,兩個人的交通費100元,女兒的補習費100元,生活費至少150元,這些費用加起來共850元新幣。「事實上,這是我和女兒最少的開支。」

蘇瓊還打算每個月為女兒存200元的教育基金,「等她上大學時就不用我拿錢供了。」現在,蘇瓊每個月的工資有1200元新幣 ,在陪讀媽媽中也算是比較高的,「一般人工資在700—1200元之間。」

Sponsored Links

一些陪讀媽媽長期疲於工作,加之除了孩子外很少有精神寄託,一些人不免精神脆弱, 做出一些讓人難以理解的舉動。

新加坡陪讀媽媽:為了陪孩子,為了謀生,我只能在按摩院工作 ...(真人真事)

GreatDaily

一次,蘇瓊鄰居一個九歲女孩對她說:「阿姨,妹妹不聽話 , 你可以去買根藤條。」蘇瓊非常納悶,追問孩子為什麼如此說話。這個女孩什麼也沒說,只是撩起衣服讓她看身上的紅印,「這都是媽媽用藤條打的」。這個孩子的媽媽在當地一家「中國小吃部」做洗碗工,老闆不但讓她洗碗,還分配其他雜活,累得她直不起腰。有時不順心, 她就把怨氣撒在孩子身上:拿根藤條打孩子,任憑孩子怎樣哀求,都無濟於事。最後,孩子實在沒辦法,自己去看心理醫生。

Sponsored Links

「既然獨自撫養孩子壓力太大,一些單親媽媽為什麼不在新加坡找個伴侶?」

蘇瓊搖頭笑著 說:「不可能的。」也有人曾花680元新幣去婚姻介紹所徵婚,但沒人成功。「陪讀媽媽不是新加坡本國人,還帶個孩子,再加上一些人在按摩院工作,使得整個陪讀媽媽群體的名聲 在新加坡很不好,所以,沒人敢找陪讀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