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真人真事】男友對我說:陪讀媽媽? 哼!白天陪讀...晚上陪睡...

Jimmy     2016-11-16     2998     檢舉

【新加坡真人真事】男友對我說:陪讀媽媽? 哼!白天陪讀...晚上陪睡...

GreatDaily

美妍的五官本就標緻,化新娘妝都不要用到太厚重的粉底,只需恰到好處的掩飾額上的細紋和嘴角若隱若現的法令紋,黑漆漆的眼珠兒和潔白晶瑩的牙齒完美地詮釋了「明眸皓齒」的語義,染髮後又精心護理的頭髮,在水鑽頭飾的陪襯下更顯得黑亮柔順。

婚禮還需要等待,美妍靜靜坐著,看著落地大鏡子裡被潔白婚紗簇擁得宛如天使的自己­——-婚紗很美,來得很不容易。美妍覺得很慶幸,又有點疲憊,這種感覺,和十年前初來新加坡的感覺真像,卻又完全不一樣了。

離婚的丈夫...

那時的美妍是中國內陸城市的公司行政前台,有能幹體貼的丈夫和活潑可愛的兒子,家庭溫馨美好,工作簡單安穩。所謂歲月靜好,大致就是這樣的生活了。

Image result

直到有一天,丈夫回到家,鄭重又興奮的和她商量,要把才8歲的獨生子送去新加坡留學,讓美妍辭職去新加坡陪讀。聽著丈夫描繪的寶貝兒子留學新加坡之後的前途無量,美妍被鼓動得象即將奔赴戰場的勇士,充滿了自我犧牲的使命感和鬥志。

Sponsored Links

辦理留學、陪讀的過程還算順利,手續卻也是十分繁瑣。終於到了夢想中的獅城,在國內養尊處優慣了的美妍,獨自帶著兒子奔波在各個學校的QT考場、租房、安家,好幾次都沮喪得想回國,每每向丈夫電話哭訴,總能得到溫情的安慰。

母子倆好容易才在新加坡安定了下來,兒子也進了政府小學就讀。聰明活潑的孩子適應得很快,一年不到就能看全英文的故事書了,在課外活動多多的新加坡學校如魚得水,各項能力都得到了長足的發展。

【新加坡真人真事】男友對我說:陪讀媽媽? 哼!白天陪讀...晚上陪睡...

Sponsored Links

美妍仿佛看到了丈夫向他描繪的成長為國際人才的兒子,欣慰不已。唯一遺憾的是和丈夫見面的機會太少了,每次只有兒子學校假期才能回國和丈夫團聚,而事業上越來越成功的丈夫也越來越忙,連電話都很少主動打過來了。

三年後的一天,妹妹打來電話,告訴美妍一個猶如晴天霹靂的消息:丈夫在外面有女人了!父母兄妹瞞著美妍輪番勸說,可是現在丈夫居然和外面的女人生下了一個兒子。

哭了、談了、鬧了、求了……最終還是離婚了。

帶著兒子重新回到新加坡,依然是繁花似錦的世界,美妍的心卻空了。她不敢再去憧憬兒子的遠大前景,因為她是個一無所有也沒有一技之長的母親。早有準備的狠心丈夫並沒有給他們母子足夠的物質保障。她不知道甚至不敢想他們以後在新加坡的生活該如何繼續,但也沒有勇氣帶著不願意離開新加坡學校的兒子,回到讓她傷透了心的城市。

Sponsored Links

【新加坡真人真事】男友對我說:陪讀媽媽? 哼!白天陪讀...晚上陪睡...

分手的男友們...

認識新加坡人老陳是個意外,老陳的手緊緊摟上了美妍的腰不是意外。第一次見面時,老陳眼裡滿滿的驚艷已經讓美妍有了預感,傷心疲憊沒有太損害美妍的容顏,稍加修飾依然是個美人。之後,美妍平靜地接受了老陳給兒子的厚厚一沓「壓歲錢」,儘管新年已經過了一個多月。老陳對美妍的「照顧」沒有持續太久,但也維持到了美妍認識老吳。

Sponsored Links

單身漢老吳也是中國來的新移民。2008年的大規模移民配額成全了他,雖然讀書不多,憑著吃苦耐勞的幹勁和靈活經營的頭腦,老吳開出了兩家麻辣香鍋店,生意很是不錯。美妍對他抱有期望於是百般逢迎,雖然談不上愛情,到底可以是她和兒子的依靠。他們在一起將近兩年,老吳終於要結婚了,新娘不是美妍——很老套的的故事。

散就散吧!老吳最後說的話卻讓美妍從此不敢再輕易對未來抱有期望,雖然她必須對男人抱有期望——「玩玩而已啊,我給你的錢也不少了,對得起你啦!真正誰會要娶你這種女人呢?陪、讀、媽、媽,哼,白天陪讀晚上陪睡!」

【新加坡真人真事】男友對我說:陪讀媽媽? 哼!白天陪讀...晚上陪睡...

Sponsored Links

之後的老王、老譚、卡塔……只是名字不一樣而已。

有時候會厭倦,厭倦男人,也厭倦自己。可是,除了姣好的容顏、溫柔的性情,可以遊刃有餘地逢迎男人之外,美妍一無所長,找個店員、幼兒園助理的工作也不足以支付兒子的學費和房租。

兒子考上了理工學院以後,美妍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被抽空了,她想她終於完成使命可以回國了。以最快的速度打包回國,卻悲哀的發現,國內也找不到適合自己的空間了,工作找不到,親友也生疏了,已經無法適應國內的生活。

美妍暈頭暈腦地賣掉了她的小房子,帶著錢又來到了新加坡。兒子21歲之後,她的陪讀簽證就該取消了,之後該怎麼辦呢?美妍不敢想。

Sponsored Links

最後的歸宿...

就在這時,遇上了湯伯,年齡有點大,也只是一個退休工人。好在有一套舒適的組屋,老伴早逝,兒女也已經成年各自婚嫁。最關鍵是新加坡人,性格也溫和,願意娶美妍。美妍只有一個要求——一場相對隆重的婚禮。

婚禮就要開始了,美妍站起身來配合整理婚紗。十分鐘的時間,她就回憶完了十年的生活。最後看了看鏡中的自己——婚禮之後,她就不再是陪讀媽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