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哈迪炮轟納吉....真相卻是...!!

Hotnews_MY     2016-11-16     7     檢舉

(聯合早報網專稿 明永昌整理)馬來西亞前首相馬哈迪最近進一步「逼宮」,指人民不再信任現任首相納吉,並預言下屆大選若由納吉繼續領軍出戰,國陣將會大敗。

「納吉馬哈迪」的圖片搜索結果

霹靂華社聯合會會長潘君勝在《光華日報》撰文評論馬哈迪此舉,指他曾多次撰文或公開抨擊納吉的施政方針,也要求納吉下台,但沒有像今次在其部落格撰文寫到這嚴厲及毫無保留餘地。

馬哈迪炮轟納吉....真相卻是...!!

2003年,馬哈迪交棒給親手挑選的接班人阿都拉·巴達威後,前幾年比較低調,但後來開始對阿都拉的施政指指點點。2008年國陣大選失利,喪失了長久以來國會席次三分之二的優勢,馬哈迪砲火全開,指稱除非阿都拉下台,否則無以拯救巫統。

「納吉馬哈迪」的圖片搜索結果

Sponsored Links

資深東南亞記者梁東屏指出,阿都拉在面對此一情勢時,仍一本他向來溫和的態度,不予反擊、辯駁。無可奈何的馬哈迪祭出撒手鐧,高調宣布他退出巫統。這一狠招得到不少巫統高層的呼應,終於導致阿都拉在2008年10月宣布提早至2009年3月的巫統黨選後讓權,同時也不尋求蟬聯巫統主席。此舉等於實質上宣布辭職,到次年正式退職,前後擔任首相六年。

梁東屏認為這次的情況也如出一轍。馬哈迪當年逼退阿都拉時,就力主交棒給現任首相納吉,甚至在納吉就任隔天親手遞交入黨表格,恢復巫統黨員身份,作足了支持納吉的姿態。沒想到也恰恰是六年之後,馬哈迪又發動逼退納吉。他用博客發難,指納吉領導無方,已無法重振巫統,繼續戀棧的話,國陣將失去政權,同時他也對納吉的「海外財富」以及豪奢生活提出質疑,要納吉公開說明。

Sponsored Links

沒建彎橋 「逼宮」導火線?

馬哈迪不滿沒建新馬「彎橋」,被輿論認為是他一再逼納吉下台的導火線。4月9日,他接受親巫統的第三電視(TV3)專訪時說,他確實因為新馬「彎橋」課題不滿現任首相納吉,因為納吉在出任首相前,曾承諾就算新加坡不參與,馬國還是會興建彎橋,最後卻食言。

他說:「阿都拉上位時,我的希望是他會落實建這座橋和火車等計劃,好讓這些我在任時承諾的計劃,能在我辭職後繼續。不過阿都拉沒做,因此納吉曾說過,不管新加坡是否同意,我們都要做(建彎橋)。如果你看回之前的新聞報道,會看到這樣的聲明,但當他成為首相後,卻沒做。」

馬哈迪當時強調,他不是為了取得彎橋的承包工程合約才攻擊納吉,而是因為馬國有權在本身的領土與水域內建彎橋。「我的態度是,我不要向新加坡屈服……在自己國家建工程,竟然要徵求新加坡同意?我們的主權在哪兒?難道我們是新加坡的一部分?」

Sponsored Links

他並披露,曾受邀與納吉共進晚餐並進行「四眼會談」,當時他問納吉為何不建彎橋,對方強調新馬已簽署協定,不能單方面關閉新柔長堤。「我要求他給我看協定,沒有,根本沒有這樣的協定。」

對1MDB醜聞窮追不捨

備受債務爭議纏身的馬來西亞發展公司(簡稱「一馬公司」, 1MDB),也是馬哈迪一再炮轟的對象。這項以納吉為首的「寵物計劃」,當初注入的投資基金和資產值504億令吉(約188億新元),結果去年因為被拖欠貸款而蒙受虧損,導致政府債券和令吉的幣值被壓低,並引來反對黨促請政府透明化處理公共帳目。

路透社今年3月引述「可靠消息」指出,一馬公司可能在償還債務的計劃下面臨解散,只留下主要骨架結構,其資產也可能被變賣還債。

Sponsored Links

馬哈迪3月13日在博客撰文,再次就一馬公司問題向首相納吉開炮。他批評政府至今無法合理解釋一馬公司的狀況,因此內閣指示總審計署審查一馬公司帳目是不足夠的,應由警方介入展開法證調查,否則國陣會繼續流失民心,這很可能導致國陣在來屆大選中慘敗。

馬哈迪還說,納吉無法解釋本身和一馬公司的瓜葛,更無法解釋幾十億令吉的去向,因此已不適任首相。他並連帶批評納吉夫人羅斯瑪的生活方式奢豪:「很多關於他(納吉)的私人行為,我認為是不正確的,包括他和夫人(羅斯瑪)的奢華生活方式,但我過去對這些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針對一馬公司的問題,納吉4月9日接受第三電視《問答》清談節目的訪問時表示,有人指責一馬發展有限公司的資金被濫用,還有人繪聲繪影地宣稱這筆錢用來拍電影,因此他已指示國家總稽查司去查明真相,而國會公帳會也可以去追查。一旦發現濫權或虧空,必將採取行動。

Sponsored Links

他並聲稱,他也希望國家總稽查司早日還原真相,他不希望一馬發展公司的流言蜚語,對他的家人造成壓力。

巫統最高理事納茲里也開腔聲援納吉,指一馬公司課題是馬哈迪挑起,已是舊課題,不是什麼醜聞。他還說:「以前馬哈迪也是頻頻攻擊其接班人阿都拉,這是馬哈迪的個性,無論是誰上位,他都會這樣做。」

如何運用國家財政 意見不同

馬哈迪和納吉對於如何控制國家開支的問題,意見也不同。馬來西亞政府去年10月宣布,為了減輕津貼合理化措施對中下階層人士造成的負擔,政府將持續推行各種援助及獎掖措施,包括提高「一個大馬人民援助金」(簡稱BR1M)的款額。

Sponsored Links

這一消息宣布後,馬哈迪在推特「唱反調」,指如果要控制國家開支,政府應該停止發放「一個大馬人民援助金」,而非突然減少汽油與柴油的津貼。他表示,突然調漲汽油及柴油價格,將導致生活成本及物價增加,並會加重人民負擔。

對此,保持沉默一段時日的納吉4月9日在電視節目中表示,雖然馬哈迪不同意落實一馬人民援助金,但「最後我做的決定還是必須向人民負責」。

緊咬「蒙古女郎」事件不放

馬哈迪也繼續緊咬「蒙古女郎」事件不放,除了不斷挑起案件疑點,4月8日還與蒙古女郎案被判謀殺的前特警西魯的母親比雅莎末,舉行了閉門會談。比雅莎末捍衛自己的兒子是被陷害,奉命行事卻成了代罪羔羊,希望馬哈迪能協助兒子免除死刑。

目前流亡澳洲的西魯,也曾是馬哈迪的保鏢。他在2009年被馬國高等法庭宣判謀殺罪名成立,判處死刑。上訴庭在2013年批准西魯和另一名被告阿茲拉的上訴,宣判他們無罪釋放,但有關裁決在今年初被聯邦法院推翻,維持兩人的死刑。

連番發炮 納吉終回應

納吉也在4月9日的電視節目中,一次過回應馬哈迪對他的其他指責。例如針對馬哈迪表示,如果納吉續任巫統主席,國陣將輸掉下屆大選,納吉表示那只是馬哈迪的個人意見。「只要國陣各成員黨領袖團結一致,沒有爭吵或破壞,國陣有信心將在下屆大選奪得勝利。」

至於被質疑目前不是推行消費稅的好時機,納吉則回應,沒有所謂落實消費稅的「適當時機」,但國際原油價格下跌,成了推行消費稅的合適時機,因為油價下跌,人民可從中獲利。他表示,政府早就做好準備,消費稅課題從1980年代開始討論,不是新鮮事。他還說,這不是額外稅務,而是取代銷售及服務稅(SST);而且政府增加了BR1M援助金,降低個人所得稅1至3%及公司稅1%,因此整個配套並不會加重人民的負擔。

「見機行事、留得青山」

對於近來馬哈迪大事批判現任首相納吉而引發的許多風風雨雨,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研究學院高級訪問學者胡逸山在《號外》雜誌撰文指出,當前有兩股議論力量,讓他有「點不放心」。 一股是向來厭惡馬哈迪當年鐵腕手段治國者,看到現在馬哈迪與當權者站在對立面了,無須再好像從前般對他客客氣氣了,便大事攻擊馬哈迪過去的各項不是。還有一股力量是相反的,看著馬哈迪的崇高聲望看來不會被對付而也聞聲起舞,跟著他一起批判當權者。

然而胡逸山指出,「但他們有沒想到,本地政治風雲瞬息即變,今天利益相左不共戴天,明天利益相關卻可立時如膠似漆,到時萬一『有人『從新回歸主流、』團結一致』,你說矛頭又會指向誰呢?」他表示,一天惡法未除,就一天難以擔保不會被對付,因此奉勸議論者「還是得隨機應變」。